您现在的位置: 福建师大附中 >> 政治组 >> 真我风采 >> 政治小论文 >> 正文test

  没有公告

推荐文章
推荐文章初中政治组三位老师教学观摩课获…
热门文章
初中政治组三位…
专题栏目
乞讨现象之我见——论乞丐与社会
作者:cm 文章来源:cm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6-5-9 14:41:45
 高一<5>班  任旻璇   指导老师  朱友华

           “世上有多少个人,就有多少条生活的道路。”——索尔仁尼琴

以前和妈妈逛街常看到这样的现象:一个严重烧伤者,向一位碧眼高鼻的白人女子举起两只烧残的手,嘴里不停地叫喊着:"money!money!"(钱、钱)白人女子见状,大 叫一声,仓惶逃去;一个四五岁的女孩,小脸脏兮兮的,见到行人就伸手要钱,不给就 扑上去,抱住对方的大腿不放。你给她一角钱,她摇摇头不要,张口就要一元钱。过往行人像逃避瘟疫一样躲避着她。这种时候你环顾四周在不远处通常都有一个中年妇女坐着,不时往这边看一眼,那也许就是她的母亲,乞讨的人中有伤残人员,也有四肢健全 ;有七八十岁的老人,也有中青年人,还有三四岁的孩子……当时的我还很小,心里对看到的这些带着点害怕和新鲜,他们让我记忆犹新。

   后来慢慢的长大了,所见所闻也逐渐增多,不过像记忆中的这种乞讨现象却从没在 我的脑海中停止出现过。对他们也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放假时对福州本地的乞丐做过一次网上调查结果显示共有来自19省、市、自治区的乞丐汇聚在此。其中以四川人最多 (26%),占到1/4多,其次为江西 (21%)、浙江(11%)、湖南(4%);其他省份像安徽、湖北、江苏、山西等,则相对较少。这些调查应该很具有权威性。从各地乞丐代表来看, 四川省最多,也比较典型。四川之所以多,我认为他们到福州打工的时间比较早、人员 比较多,离闽较近车费节省,其实追其根本还是由于当地的经济总体较落后,他们对城市取得经济收入的方式比较了解。调查还显示,由于竞争的原因,乞丐们对合伙行乞的 兴趣不大。仅仅有18.74%的乞丐采用合伙行乞。合伙人一般也只有一两个人,只有少数人采用10人以上的行乞方式。在行乞过程中,1/3的乞丐采取固定地点行乞的办法,而大部分乞丐更愿意四处流动行乞。流动行乞的乞丐在选择"工作地点"时则以人群密度为主要标准,繁华闹市、车站、码头、商场饭店门前、公园、游乐场所、寺庙教堂、居 民小区,伸手希望市民"积德行善"的人似乎无处不在。

我把自己看到的乞丐们来了个“盘点” (1)自身的伤残行乞——这是一种无言的乞讨, 这种乞讨者都是残疾人,年龄段主要集中在中状年,绝大部分都是男性,在乞讨时,故 意将自己的残疾部位裸露,博取路人的同情,乞求施舍。(2)以凄惨的故事行乞——此类乞讨者有点另类,他们常给路人展示一个悲惨的故事,然后拼命地嗑头作揖乞讨。今年暑假我在南街附近就看到一个正常少年跪在地上乞讨时,前面摆放"凄惨求助学业"的说明。而落魄母亲怀抱嗷嗷待哺的婴儿或携带年仅6、7岁儿童博取别人的同情心行乞的 也屡见不鲜。(3)以厚脸皮缠人行乞——这种人多是健康人,或者年岁已大,或者是年纪尚小的儿童拿着碗钵直接向路人讨要,他们不太集中于固定一地,而是分散在公交车站、酒店门口、商店等各个地方讨要,这类乞讨人员脸皮极厚在人数上大大超过前两类人群。据调查,福州市的乞讨者除了在东街口、中亭街等商业繁华地带以外,在火车 站、汽车站一带也经常出现,还有一些分散的乞讨者出现在商铺、酒店、校园等乞讨。 (4)吓唬路人行凶乞讨——此类乞讨者,男女老少都有,但以少儿居多。他们常在市内繁华商业地段或旅游景点,向行人强行索要,如果路人没有“表示”,便会强行拉扯路人 ,更有甚者抱住市民或者游客的腿,不拿到钱不罢休。在福州东街口就曾发生乞丐讨不到钱怒打路人的奇事。(5)其他类别都市乞丐     都市中形形色色的乞丐,如果以年龄 段分,有年龄在50、60岁之间的老人群体,男女皆有;有以30-40岁年龄居多的中壮年,身体大多有残疾,或充当乞讨工具的幕后主使;青年乞丐比较少见,部分是由于身体缺陷,男青年居多;6-14岁流浪乞讨儿童比较常见,通常受人遥控,乞讨所得的自己也享受不到;6周岁以下的则主要被幕后乞讨者作为一种乞讨道具。这些都是大家走在街上常常能目睹的。东街口是福州第一街,最热闹的城市中心,然而,在这条大家都喜爱的商业街上也有着一些不协调的颜色。沿街行走,在行人道边、商店门前、天桥之上上演着乞讨者的百态图。当你看到此情此景时,你又会做何感想呢?    

  乞丐活动在一些城市的繁华地段,以车站、码头最多。这是一个复杂的群体,绝不 能完全以穷困来解释这个群体形成的原因。其中不乏好吃懒做之徒寄生在社会,成为一个恶性扩散的毒瘤。治理与整顿社会秩序,不能忽略对这个特殊群体的整治,更应该采取有效的手段,但这是需要认真动动脑筋的。首先要先找“症结”再“对症下药”。当今社会把乞讨作为提高生活水平的一种手段,是一部份乞讨者认识上的误区。在个别乡至今流传着"外出乞讨转三年,给个县长都不干"的顺口溜。这种"致富"手段在村民中产生的影响十分恶劣。有不少乞讨者,农闲外出乞讨,补贴家用。公安人员在走访中发现,许多乞讨者缺乏致富手段,不掌握家庭副业的必要知识和技能,便利用农闲结伴来城市乞讨。乞讨者中有相当多的人好逸恶劳。有人就说:"种果树、种庄稼太麻烦、太苦了,不如到城市来讨钱,一伸手,就有人给,有时一天最多能要到50多元哩,比在家种地轻松多了。”这是乞讨者本身的思想误区,在现今的社会中,时代的步伐越来越快了,综合国力的竞争归根到底就是人才的竞争。只有真正有一技之长的人才是一个不会被社会淘汰的成员,才能真正的融入社会。乞讨岂是长久之计?

    现在还存在的一些“怪”现象就是变相乞讨,有的不法分子利用农村的孩子,故意造成他们伤残,然后胁迫孩子在街中乞讨,自己坐想享其成。我们再来看某网站对乞丐这一社会现象进行的调查:选择“利用人们的同情有组织地行骗,令人反感”的网民高达 38.2%。这些乞丐固然值得同情,但他们中间有为数不少的人是“职业乞丐”,他们以虚假的悲惨经历来博取人们的同情,从而获得路人的慷慨解囊。乞丐群体在太原正有蓄势生根的趋势。据知情人士透露,运气好的乞丐每天能有一两百元进账,乞讨的目的也不再是人道求救。记得看过这样的一篇报道:记者和一个乞丐的对话:“现在有救助管理站了,你们可以向他们求助。”而乞丐们反问:“救助管理站?就是原来的收容遣送站,现在不强制关你们了,但有困难可以向他们求助。”“收容遣送站,哦……” 乞丐迟疑了一会抬起头说:“大姐,我们流浪惯了,这样活着还行。”当记者又碰到了 三个行乞者,其中两个也表示不想到救助管理站求助,另外一个则始终低着头一句话也 不说。今年8月1日,我国政府颁布实施《城市生活无着流浪乞讨人员救助办法》,民政 部门的救助站正式成立。新办法规定:“收容遣送站”变成“救助管理站”,采用自愿受助、无偿救助的办法,这充分体现了政策的人性化。但是,新的救助管理办法出台了,却面临着乞丐是否愿意走进救助站的问题。一方面前往救助站的求助者,半数以上人员均不属于救助对象,另一方面,街头的流浪乞讨人员却有越来越多之趋势。据了解,这一现象的原因除了一部分流浪乞讨人员由于文化素质比较低,没有及时得到这方面的信息传播,不知有救助站或者找不到救助的地方之外,更因为许多乞讨者已成为职业乞丐,看中了大城市这块赚钱的“宝地”。这个方面就是来自社会的,难道政策只是一纸空文吗?

     纵观城市乞讨现象,问题比比皆是。对此就自己的认识对行乞问题做了如下“药方” :

一、管理新机制--当务之急   旧的遣返制度没有得到有效坚持,目前的遣返办法作用 又不大,是乞丐越来越多,越来越猖獗的重要原因之一。过去收容乞丐和盲流,有一套 严格的制度。对被收容的乞丐,首先要与他们原籍的有关部门联系,确有其人后,经市公安局批准才能正式收容。将他们送到收容所,定期遣返。遣返时不仅要将乞丐送到家乡,还要将他们交给当地的民政部门,才算完成任务。改革使农民对土地依赖程度减轻,人口流动量增加,乞丐和盲流大量涌入城市。公安部门收容的工作量急剧增加,人力、物力和财力都无法适应新的形势。所以首先在公安部门收容审批程度上要做改革,将审批权由市局下放在分局。对外交人员公寓这一带给予特殊政策,审批权限下放到大街派出所。国家在这方面要给予一定的经费。使人力、财力的限制,遣返工作程序更加顺利。有效解决乞丐的回流问题,多次收容遣返,又多次回流京城的乞丐,是管理

工作的难点,有关部门应根据目前人口流动的新特点,与有关地区的民政部门建立联系,对乞丐进行效遣返。惩治措施加强,使乞丐自愿依靠劳动生存、致富。调动他们热衷于劳动的积极性。

二、制定《反乞丐法》。 对乞讨者的行为作出种种法律规定。“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如果目前在全国立法条件不成熟,至少可以先在首都实施地方立法,根据北京的实际情况,制定地方法规,有效地遏制乞丐猖獗的乞讨行为。有些生活无依无靠的老人和残疾人,是真正的乞丐,对他们,社会应该承担义务。进一步完善社会保障体系,尤其要加强对残疾人就业的组织领导工作。建立健全社会保障体系,使那些丧失劳动能力的残疾人和老年人有人管,真正做到“老有所养”,不再流落街头。对那些还具有劳动能力、或具有一定劳动能力的残疾人,应该通过多种形式,广开就业渠道,组织他们通过力所能及的劳动,自己养活自己。对那些还有劳动能力,但多年屡教屡犯的乞丐,各地民政部门应该把他们组织起来,边劳动边教育,直至他们真正改变以乞讨为生的观念,建立起自食其力的信心,再把他们送回家。

   三、设立禁讨区。 应该设立禁讨区,在重大政治、经济活动场所,公安、省、市政府门前及城市形象工程、窗口地段设立一些“禁讨区”,在这些区域内将禁止流浪乞讨行为,这样既尊重流浪乞讨者的权利和意愿,又能基本保证整个的城市形象和人们的正常工作、生活。不会影响市容。进行相关管理后有关部门应该给乞丐发证,进行教育后改变成"职业乞丐",学习外国的经验,规范化。

   乞丐是一个社会问题,乞丐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乞丐并不会随着经济的增长和社会物质条件的丰富而在短时期内消失。我们无须讳言城市存在着一个巨大的边缘群体,而乞丐正是这边缘的边缘。乞丐与城市的关系是亲密的,我们设法在世界范围内找出一座没有乞丐的城市。但这是不可能的。“职业乞丐”的出现本来就是一个新的管理盲区,“租残儿乞讨”现象更是暴露出了法律的缺陷。社会怎样处置城市乞丐的问题?一个国家存在乞丐,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当你走在大街上遇到乞丐之时,你可以拒绝向他们施舍,但请你一定要把乞丐当人看,当作正常人一样看待。一个城市应当有足够的雅量和善良容纳部分真乞丐,但当大量并没有失去劳动能力的假乞丐混迹于丐帮之中,对城市的市容市貌、社会秩序构成相当大的负面影响时,怎样能在尊重真正乞丐合法权益的前提下,尽最大可能打击假乞丐,消解他们对市容市貌、社会秩序所产生的负面影响,应当成为我们大家关注的一个焦点。我相信,对乞丐的管理得当,对乞丐的爱心表达得当,“丐乡”现象必会销声匿迹,城市里的职业乞丐也会大为减少。这不但不

是对乞丐的歧视,而是现代文明社会对乞丐有效帮扶的一个标志。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zzzwz    责任编辑:zzzwz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去论坛聊聊
    站内文章搜索